阿哩阿哩哩

这里是糖里有刀ღ( ´・ᴗ・` )比心
一开始那个主页是想专门写文用的,结果lof个zz不能用小号评论……别人评论我不回复很不礼貌啊但是用不同的号说话好怪……所以现在把东西都搬到这个主页来了,可能之前的东西会有些混乱但懒得搞了……反正之后都会在这里发文~非常杂食,所以请注意避雷哦~

今天要抓个小朋友去做小甜饼看看谁那么幸运

就是全员向随机写cp哈哈哈乱七八糟的小段子

儿童节小甜饼~这几天太忙没上lof,写好上来一看好多幼儿园AU就突然不想发了……但是看看好歹写了三千多字还是发吧哈哈哈

现在写的CP主盾冬和锤基,有叉冬父子关系亲密场景描写(cp洁癖慎入)

因为一开始是由叉冬起的头所以叉冬父子写得比较多……叉冬篇后半段开始渐变盾冬,叉冬盾冬一半一半,别说我没提醒过你啊hh反正我写了我就打这个CP的TAG,不看的我已经提醒了,你要是骂我我就怼你。

之后会补一些其他CP的哈哈

②锤基


①叉冬(叉骨爸爸和冬兵小朋友hhh)&盾冬


“你还有十五分钟小混蛋,快点吃完你那该死的早餐,然后去上学。”

正乖巧地吃着牛奶麦片的冬兵动作一顿,看了朗姆洛一眼,又看了看麦片,放下勺子然后缓缓把碗端了起来。

“停停停!F*ck我嘴怎么这么贱,把碗放下按你刚才的方法吃。”朗姆洛无奈地扶额,认命地去玄关拿冬兵的小皮鞋。“把脚伸出来。”

冬兵探头看了眼朗姆洛蹲的位置听话地把脚递了出去,然后说:“我自己会穿。”

“闭嘴,吃你的麦片。”

“Rumlow,闭嘴的话就吃不…”

“那我换个说法,用麦片塞满你的小嘴巴直到它不能发出声音,明白了吗?”

“在那之前我能再说一句吗?”

朗姆洛翻了一个白眼,然后抬头看他,示意他说下去。

“我今天不想穿这双。”

真想把你的鞋子从窗口扔下去你个死小孩。“已经穿了。”朗姆洛不想理他,抬起穿好的一只脚给他看。

但冬兵也不理他,麦片也不吃了,两只小胖手搭在膝盖上,看着朗姆洛继续说道,“我想穿有小搭扣那双。”

我现在把你连人带鞋扔出去还来得及吗?

 

 

朗姆洛站在车边跟冬兵挥手道别,冬兵却踮起脚拉拉他西装衣角示意他蹲下来。“又怎么了你个小混蛋”,朗姆洛想着桌子上堆成山的文件就心烦。冬兵飞快地再朗姆洛胡子拉碴的脸上啄了一口,说“Rumlow,谢谢,放学见。”就边向后跟朗姆洛挥手边跑进幼儿园。

“不要跑,走路看前面!小——”看了眼门口迎宾的老师生生把混蛋两个字咬碎在口腔里,咀嚼了一会还是忍不住吐了出来,轻笑了一声咕哝了一句小混蛋然后转身上车。

 

 

于是冬兵进班之后和同学有了如下对话。

——鹿仔那是你的爸爸吗?好帅哦!

——他是我的管理员

——…???

——就是负责我饮食起居,接送,还有在我吃多了小熊饼干的时候揍我的男人。

——那不就是你爸吗……

 

 

朗姆洛因为手头工作耽误了一点时间,去到幼儿园时小朋友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冬兵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安静的像个幼儿园放学了乖乖地等家长来接的小朋友。好吧他就是个等家长来接的小朋友。已经换下制服在一旁陪他的老师看见朗姆洛来了,寒暄几句就把父子的二人时光交给他们,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

晚上洗衣服时,朗姆洛抖开冬兵的衣服,结果甩了一地饼干碎,唯一还完整的小熊头和他大眼瞪小眼仿佛在嘲讽他刚刚打扫完的地板,气得他想立马冲出去捞起冬兵打烂他的小屁股,但是看见冬兵刚洗完澡湿漉漉的小鹿般无辜的眼神,心立马就软了,但是想着有必要让他长点教训,于是朗姆洛假装凶狠地问道:你特么又偷藏小饼干了!?

冬兵一愣,随即嘴巴一瘪,似乎马上就委屈地要掉眼泪。

朗姆洛心脏一紧,立马反省刚刚的语气,自己也没有那么凶吧?也不管不顾了,抱起冬兵托在臂弯里,冬兵还着他的脖子带着鼻音说:那是下午茶的小熊饼干,本来想留给你的,但是你接我来太晚就忘记了……

朗姆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妈的老子养他一辈子!你要多少小熊饼干都给你买!嘴里还是安慰道:我一大老爷们吃什么小熊饼干,你自己全吃了,我会问老师检查的,吃少了我揍你。

但是当晚看着冬兵因为塞满饼干而鼓起的腮帮子,而当事人还像仓鼠一样不断地往嘴里输送小饼干,朗姆洛改变了主意,好吧饼干可以随便买,但是他不能随便吃。

 

朗姆洛看着冬兵写了满纸的对半分的Steve和Rumlow,他点了点写着他的名字的那边说:再写一遍Rumlow你就能去睡觉了。

 

冬兵在家里三句不离Steve,朗姆洛有种自家还没养大的白菜就要被猪拱了的危机感,这天终于忍不住对冬兵说“嘿宝贝听到你跟我讲幼儿园里的事我很高兴,但是别特么再让我听到Steve这个名字从你嘴里说出来好吗!”

“Rumlow,language.”冬兵突然一本正经地说。

朗姆洛:???

“Steve说不能讲脏话。”

“噢天,可去他的吧,你是不能说,但你别t…管我怎么说懂吗?”朗姆洛在冬兵的眼神下生生咽下一句脏话,“还有我刚刚说的话你有听到吗!?”

 

 

九头蛇为了治疗冬兵的创伤后遗症做了很多努力,朗姆洛私下翻了个白眼,得了吧他一见到他的Steve就什么病都好了。

 

 

在队员眼中,叫冬兵起床=拆炸弹,不成功就死了。

这天叉骨爸爸顶着被没睡醒起床气的冬兵锤的乌青眼给他的小混蛋扎丸子头。愤而决定一定要给冬兵剪头发了。但是拿枪的手拿不稳一把剪刀,果不其然剪废了,一怒之下给冬兵剔了个寸头,冬兵对着镜子半饷,随即留书离家出走,头发长回来之前都在Steve家里住了,勿念。



盾冬因为事故休学了一段时间,巴基事故之后被九头蛇收养,后来发烧失忆,由朗姆洛照顾(以至于别人一直怀疑九头蛇拐卖小孩hh)刚开学的时候感冒了戴着口罩史蒂夫没认出来,因为不舒服的缘故和复仇者班的同学发生了矛盾,还打伤了弗瑞老师。

班里同学管冬兵叫鹿仔,史蒂夫叫他吧唧哈哈哈



冬兵警惕地看着眼前伸直手板递给他小饼干和李子的男孩,不能要陌生人的东西,史蒂夫似乎看出了他的顾虑,笑了笑说:不用担心,我们是好朋友!我们一起吃,好吗?

然后每天午觉后的甜点时间,都能看见史蒂夫牵着他的吧唧,我们的冬兵小朋友从午睡室出来,把自己的小午点都放进冬兵的盘子里,然后一脸幸福地看着他吃。

冬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日渐膨胀,朗姆洛不得不调整了他的饮食计划。

 

 

恭喜吧唧荣获世界上最甜小孩称号!来自史蒂夫的赠誉。

 

 

以下慎入,不喜跳过,后面没了。

托尼的父母为了避让失忆跑到马路上的冬兵而车祸身亡,所以托尼不喜欢冬兵的前提。

别用那双大眼睛这样看我,鹿仔,对我没用,你让我失去了他们,我不会原谅你的。

我很抱歉,那时我也……刚失去了一切。我很混乱,我也不想……对不起。

史蒂夫在找你,他在楼梯口,托尼收回视线擦身而过,别再跟我说话。但走了两步又退回来说:再说一句,你是老头子吗,居然喜欢吃酸不拉几的李子,我的餐盘从来不放那种东西,我喜欢甜甜圈。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