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哩阿哩哩

这里是糖里有刀ღ( ´・ᴗ・` )比心
一开始那个主页是想专门写文用的,结果lof个zz不能用小号评论……别人评论我不回复很不礼貌啊但是用不同的号说话好怪……所以现在把东西都搬到这个主页来了,可能之前的东西会有些混乱但懒得搞了……反正之后都会在这里发文~非常杂食,所以请注意避雷哦~

【银高】沉溺

老套的海妖梗哈哈,因为677话实在太可爱了(*╹▽╹*)然后就有了不会游泳的渔夫银时和美丽人鱼高杉的故事!毕竟高杉的脸和声音的确很魅惑人呢嘿嘿【被砍】请你们结婚!!!

人鱼高杉赛高!特别喜欢妖怪设定!这里是被人鱼划伤就能听懂人鱼语的设定嘿嘿(什么玩意儿)

 越写越幼儿园文笔有毒……




 

银时是一个渔夫。

虽然是一个渔夫却不会游泳,或者说明明不会游泳却做了渔夫,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吐槽比较好。

但他是远近闻名的捕鱼好手,传闻没有他抓不住的鱼,甚至有人说他捕到过人鱼。

这么夸张的传闻是闹哪样啊,是能得到什么好处吗?我可没钱付你们宣传费哦。

船在海上随波逐流,银时也不管,任它漫无目的地漂流,自己躺着晒太阳,心想:今天真是奇了怪了,怎么一条鱼都没有。海风徐徐吹过,海浪冲击着船体,似母亲催孩子入眠的轻柔的拍打,摇摇晃晃间银时渐渐感觉困了,陷入沉睡前他听见了缥缈的歌声。糟了,他挣扎着想去捞海水泼自己清醒一下,海浪恶作剧的手却一下掀起船来,把他抛进海里了,他感觉瞬间有很多黑影围绕着自己,拼命向上游反而越往下沉,有什么在拉扯着自己的身体,意识随着氧气逐渐从自己的身体抽离,正翻着白眼以为自己要没命时,一双手似驱散黑暗的阳光一样托起了他,冲出海面的一刻,被阳光刺得半眯起的眼睛里朦朦胧胧地看到了今生最美的景色,他脑海里最后一个画面是一头漂亮的紫发和一只宝石般夺目的眼睛,随即意识便陷入黑暗。

等到再醒来时,银时还是处于一片漆黑,身上多余的水分早已被晒干,夜晚的海风一吹还是忍不住打了个颤。月亮微弱的光洒在海面上浮动着,伸手不见五指。夜晚在海上是很危险的,会有海妖出没,但并不代表海妖只能在晚上出现,只是在夜幕的掩盖下,渔夫更容易迷失方向被海妖迷惑而已。人们无法对抗海妖,只能趁天黑前上岸,避免成为海妖的猎物,晚上的猎物少了后,海妖有时也会在白天歌唱,催眠船上的人,让他们无法在天黑之前靠岸。你在捕猎的时候,也可能成为了别人的猎物。

银时不幸的成为了今天的猎物。果不其然,不一会儿,那动人而危险的歌声就传来,银时魔怔地摇着船,朝着歌声指引的方向划去。此时他心里疯狂地吐槽着,不住地埋怨起今天下午救自己的人来,你说你要救就救到底啊,好歹把我送回去吧,就这么把我扔回船上算什么事,我现在不还是难逃一死吗!话说怎么这么久还没动静,难得它们喜欢充分运动过后一口咬下去会呲血,肌肉突突跳的口感吗!?

正欲哭无泪,视野里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红光,银时以为自己吓出了幻觉。等到又近了一点,虽然遥远而渺小,银时还是能确定那是镇上的灯火。

最后银时平安回到了镇上,脚踩在地上的感觉有点不太真切,整个人还是飘忽的。他回头看漆黑一片的海,对上一点幽亮,然后看见一瞬而过的鳞片在月下闪烁的光,以及鱼尾入水的瞬间溅起的水花。

他是见过那点光的,那样的眼睛,见过一次就忘不掉。银时抚上腕子粗糙的疤痕,思绪回到若干年前,那时他还是个满街乱跑的小孩子,每天凌晨第一个去检阅大家的收获,其实就是趁大家都睡了时去把好东西挑出来。他第一次见到大人们口中的“那个东西”,幼小的少年心被深深震撼了一番。

如果说海妖的歌声能迷惑人心,那海妖的眼睛就是足以摄魂了。银时只是隔着绳网跟他对视上便挪不开视线了,一阵溺水般的窒息感笼罩着他,灵魂跟着那飘逸的紫发浮沉。他是渔夫,天生是要捕捉他的人,却被他的眼神捕获。

银时原以为是有人落水了,但那双眼睛告诉他,他眼前的活物并不是人,他举着灯来来回回看了几转,仍然不相信自己见到了传说中的人鱼。

人鱼不都是胸大肤白貌美的妹子吗!这五大三粗的平胸男人是怎么回事!童话里都是骗小孩子的!你们这些大屁眼子!

银时正在心里疯狂吐槽着,举着灯的手突然一阵剧痛,温热的液体顺着手臂蜿蜒而下,亏他还能死死拽着家里为数不多的家当不放手,意识到自己被那家伙袭击了,银时连忙把灯收到自己身后,尝试着和眼前的非人生物讲道理。

“我不会伤害你的!你看,阿银还是个小孩子对吧?天然无害哦!你是不是不小心被抓到的,我这就放你出来,别怕。”银时举着双手以示无辜,看着他安静下来了,便尝试着去为他解开渔网。一道黑影在水下窜去,于不远处的海面吐了几个泡泡后彻底消失无踪。

海妖会为人类带来不幸,银时也不知道自己当初放走他是否正确,但是几天后他看到卧于血污中的他时,心痛的感觉是真的。他跟着大人出海,却不慎落水,随着渔船一起来的还有报恩的人鱼,但他却被心怀贪念的渔夫们所捕捉,搏斗中鱼叉刺中了人鱼的右眼,从此银时心中的光便暗淡了一半。还没听过人鱼的歌声,银时先听到了他的惨叫,人鱼招来的诅咒杀死了船上所有的人,唯独银时。

“银时”,脑子一片空白的银时突然听见有人呼唤他,但是这里的所有人都已经死了。吓得他差点跳船,想起自己不会游泳才僵硬地站在甲板上哀嚎:“鬼啊!”

“是我,银时。”似乎是脚边的人鱼发出的声音。

反应过来后,恐惧褪去,涌上心头的更多是心慌,“要怎么才能救你?”

“把我放回海里去。”人鱼的声音越来越虚弱了。银时费力地搬动这个比他大上几倍的物体,但船沿太高了,银时没办法把他举起来扔过去,无奈之下银时把心一横,自己先爬到了船沿坐着,拉起人鱼的上半身向后一仰,抱着他一起沉入海去。

汝之蜜糖,彼之砒霜。海水是海妖力量的源泉,但对于银时来说是致命的武器。呼吸被抑制,银时挣扎着浮上水面呼吸空气,还是那个问题,船沿太高了,他抓不住。渐渐精疲力尽,快要向下沉去时,一双手把自己托了起来,然后恢复清醒的脑子里听见的第一句话是:“你个笨蛋,不会游泳跟着跳下来干嘛,找死吗?”

他也不过身后的人一放手自己就一命呜呼了,立马怒怼道:“我还不是为了救你!”继而又问:“为什么回来?眼睛……怎么样了?”

“我只是路过听见某个溺水的笨蛋的呼救而已。”人鱼淡淡地说,声音略带讽刺,“就这样咯,你真的以为我会魔法啊。”

不……不会的吗?银时心里小小地震惊了一下,“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高杉。”

银时被送回岸上的之前,终于问到了心上人的名字(姓氏),可喜可贺。

当然,小银时长大成人的过程中各种花样跳海这些事就是后话了。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