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哩阿哩哩

这里是糖里有刀ღ( ´・ᴗ・` )比心
一开始那个主页是想专门写文用的,结果lof个zz不能用小号评论……别人评论我不回复很不礼貌啊但是用不同的号说话好怪……所以现在把东西都搬到这个主页来了,可能之前的东西会有些混乱但懒得搞了……反正之后都会在这里发文~非常杂食,所以请注意避雷哦~

【郑蔡】你可曾与人说起我

是的黑化郑居和×纯情蔡居诚哈哈哈

pop子和pipi美的生气梗~隐藏的邱居新哈哈哈

拖了半个月已经改不出花了凑合看吧嘤嘤嘤

是的我有毒哈哈哈大概是个all蔡系列哈哈快要把蔡师兄的西皮都写了一遍……_(:з」∠)_






郑居和跟随师父的时候,已经是半大不小的少年了,起初见到师父带回来那个叫“阿诚”的瘦小的孩子时,说不嫉妒是假的,自己努力了这么久的事,这家伙凭借天分二字就轻而易举地做到了,随即又无奈地叹气,毕竟这两个字是有些人一辈子都追求不到的事。

虽然对这个太过礼貌客气到透露着疏远的师弟没有什么好感,郑居和表面还是维持着大师兄的风度,带着蔡居诚去他的房间,又领着熟悉了一下各处环境。小孩子板着个脸,自己不说能在那一动不动站一天,思索应该是还没适应,郑居和也不去计较他对自己除了道谢和“嗯”一声算是表示答应以外一声不吭的态度了。

起初一段时间,萧疏寒并不亲自带蔡居诚,都是郑居和领着他上课,照顾起居,郑居和见他如此无趣,时不时使坏捉弄他一下,蔡居诚明明生气却又强忍不发的表情让他忍不住下次下手更重。后来他跟了师父,起居又交给朴师叔了,两人见面的次数少得可怜。相安无事过了一阵,一日郑居和下课回房休息,见蔡居诚站在路口像是在等什么人,郑居和本来想假装没看到从另一条路走的,刚转了半个身子就被发现,蔡居诚一路小跑过来生怕他飞了似的,走近了之后手却上上下下游走不定似乎没找到落点,斟酌再三最后拉了郑居和衣袖不让他走。郑居和算是明白了,这小孩只是没有安全感,生怕做了什么让别人不高兴赶他走。

“居——师兄,你是不是讨厌我?”硬生生切换的称呼唤回郑居和的思绪,蔡居诚低着头,郑居和看不见他的表情,只知道他揪着自己衣角的手小心翼翼到止不住颤抖,“毕竟我来之前,师兄是师父唯一的徒弟……”

原来他把郑居和恶作剧的捉弄误以为了郑居和看不惯他而拿他撒气,现在不见他,想着定是厌恶自己了。

“没有的事,小傻瓜,别看我这样,我可是很坏心眼的。谁叫你这么可爱让人忍不住欺负。”郑居和为了维持大师兄的样子而舍弃的轻浮大概都展现给蔡居诚了。“还叫我居和哥可以吗,阿诚?”

“嗯。”郑居和觉得他还没反应过来,只顺着自己说是的样子用乖巧来形容也不为过。见他没了下文,佯装一副怒颜看他:“嗯?”

“……居和哥。”小孩似有若无地喊了声,挠挠脸跑走了。看着确是开心的。

看不惯他事事强忍着,明明比自己还小,却像个小大人一样老气横秋的,不自觉地就去激怒他,希望他露出一些更像小孩子的表情来。虽然更希望看见他笑,但是忍不住欺负喜欢的人,是毛头小子幼稚的表达方式。郑居和仗着自己有糖葫芦这个杀手锏,肆无忌惮地逗弄蔡居诚。说什么“你在这样戏弄我我就生气了”不是就等于在说“来欺负我吧”吗?

明明是特地买给蔡居诚的糖葫芦,非要惹怒对方后当成赔罪的礼物送出去。知道自己小师弟半点污言秽语听不得,那日郑居和下山路遇流氓调戏女子,拔刀相助之际听到那些荤话觉得新鲜,便学了来唬他,羞得他捂了耳朵抬腿就跑。摆明看准了蔡居诚脸皮薄,不好意思重复师兄说的话向师长告状。还要追着他喊,气得蔡居诚直跳脚,最后忍不住“啊”地大喊了一声,然后抡了拳头来锤他,骂他讨厌。

“生气了吗?”凭借身高优势躲开攻击却“哎呦哎呦”地假装喊疼来博蔡居诚同情的郑居和终于停止了刚刚恶劣的行径。

“生气了!”蔡居诚偏头躲开郑居和要来摸他脑袋的手,恶狠狠地瞪着他道:“居然把别人当成小姑娘来戏弄!”

这么坦白,看来是非常生气了。

“别气嘛,给你赔罪。”郑居和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一支糖葫芦来。

“这是……现在没有庙会吧。”蔡居诚一愣,甚至全然忘记了生气。

见目的达成了,郑居和眯眼一笑道:“是呀,所以跑了很远的地方,快尝尝味道。”

“干嘛买这种小孩子的东西……”虽然这样说,但手却自然地接过了糖葫芦。

“在师兄眼中,师弟永远那么可爱!”

“是笑我像小孩子的意思对吧。”

就算大家都说郑居和是个温柔可靠的大师兄,在蔡居诚眼里他依旧是会坏心眼欺负小孩子的吊儿郎当的形象。

人越长大越发隐藏真实的自己,例如郑居和。

也有越长大越回去的,例如蔡居诚。

“明明经常生气,笑容却没有很多,喜欢师父也不能什么都学他,要多笑笑才是。”郑居和伸出两只食指撑住蔡居诚的嘴角斜往上推。

“请你住手,郑师兄!”依旧是那个不经逗的师弟,但是对他的称呼却不一样了,郑居和手上的动作动作一顿,马上又变成把蔡居诚的脸稼往两边拉。“怎么了,突然这样叫我?”

蔡居诚拽开郑居和恶作剧的手,头偏向一边,小声嗫嚅道:“师弟们……都这样叫,我,不好例外……”

居然是这样的理由。“你和他们怎么可能一样!”郑居和声音不自然地拔高,把两人都吓了一跳。只一瞬又恢复正常,“算了,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说罢,报复一般又揉乱蔡居诚的一头毛,“明明以前就追着我喊阿和哥哥的。”

“才没有叫过!”青年丝毫不掩饰脸上的恼怒,一下拍开郑居和的魔爪,瞪他一眼便离开了。

郑居和隐隐觉得这是他和蔡居诚越走越远的开始,那个人执拗地只肯喊他郑师兄了,想起他起初还是叫他阿诚的,不知何时变成了居诚,到金顶之战蔡居诚叛离师门下山时,他才惊觉自己到嘴巴的只是——也只能是蔡师弟了。

或许一开始就没有走近过。自己和他注定不是一路人。

他常与少侠说起武当,执着于掌门的目光,字里行间也挂念着朴师叔,更是三句不离邱居新。但他何时谈论过他?自己何尝不是看着他长大的。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全部毁掉吧,受他敬爱的师长,被他疼爱的师弟,不再与他们有关系的话,就会注意到我了吧?阿诚。

 


“请问道长——”

“如果小兄弟不嫌弃的话可以称呼我‘郑师兄’或者‘郑大哥’。”

 


——师兄。

——我叫郑居和,叫我阿和哥哥也没关系哦。

——居和哥……

那个瞥自己一眼,认真斟酌了一下称呼的小孩子,在郑居和脑海里,面容依旧鲜活。


评论(3)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