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哩阿哩哩

这里是糖里有刀ღ( ´・ᴗ・` )比心
一开始那个主页是想专门写文用的,结果lof个zz不能用小号评论……别人评论我不回复很不礼貌啊但是用不同的号说话好怪……所以现在把东西都搬到这个主页来了,可能之前的东西会有些混乱但懒得搞了……反正之后都会在这里发文~非常杂食,所以请注意避雷哦~

【小棠蔡】脑洞三连

我我我……郑蔡大概写完了但是有一点卡住一直没修改好……

专业原因最近被人按着写书评_(:з」∠)_暗搓搓趁着开会前码个字……

结果小棠蔡这篇先出来了hh

lof这智障排版【手动再见】

这对也叫萧蔡哈哈哈(并不)他们都好可爱嘿嘿


关于灯谜(点香阁元宵节活动的对话,需要一半留下一半,谜底是雷)

虽然萧居棠对别人说蔡居诚的事不可说,不能说,不敢说,最后一个其实是怕说了要被嗯嗯师兄责骂,心里并不怕他,逢年过节高兴了,还拿他二师兄来打趣。

说起怕,萧居棠曾经是怕雷的。

才启蒙的孩童,听到那仿佛要劈裂天地的声响吓得浑身僵硬,回过神来了便嚎啕大哭,那天刚好轮到蔡居诚带他,手足无措地抱着他哄了一会没有丝毫效果,蔡居诚自暴自弃地放萧居棠在床上,自己捂了耳朵坐在一旁看他哭。见萧居棠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蔡居诚在房里四下寻找能逗小孩的玩具,转眼看见柜子上放的今年元宵耍的花灯,眼神一亮。萧居棠打小就聪明,识字极快,一些简单的字谜也能很快地解出来,那花灯就是他们几个师兄带他下山逛庙会时,萧居棠答灯谜赢回来的。

心下有了计较,蔡居诚当即捧了花灯到萧居棠跟前来,趁雷声暂停,赶忙唤他瞧一眼。萧居棠爱极了这盏花灯,睁眼看来那夺目的红,一时也忘记了哭泣,怔怔地看他二师兄要作什么妖。见萧居棠注意力到自己身上了,蔡居诚手一晃从灯底摸出一张字条来,匆忙写成的谜面字迹略显潦草,萧居棠仔细辨认着,口里一字一句地读出来

——需要一半,留下一半?

——嗯嗯,小棠很擅长解谜对不对,师兄特地寻了道谜面来考考你。

蔡居诚见萧居棠陷入沉思终于止住哭泣,松了一口气。萧居棠对窗外惊雷仍心有余悸,但蔡居诚偶尔的提点竟盖过雷声,抚平他的思绪。架不住脑子机灵,执笔写写画画了几下,谜底便浮现纸上,又配以谜面解给蔡居诚听。

——师兄出的谜面如此简单,莫不是瞧不起我。

才得意了没一会,外面又劈下一道响雷,吓得萧居棠立马噤了声。蔡居诚看他模样有趣,哈哈地笑了几声道:

——你虽解出谜底,却不知其为何物。那唬得你大哭的声响,就是你口中的简单,如同这迷一般不足为惧,你害怕不过是因为不知道罢了。

说罢少有地摸了摸萧居棠的头以示安慰,问他是否还怕。

——不怕了!

萧居棠抱了蔡居诚摸他的手在怀里,缠着他继续猜谜。

后来,萧居棠再听打雷,只觉那雷声甚是可爱。

只是,雷声依旧,给自己出谜语的那人已经不在了。


关于小脑斧和小猫咪(同尘衫和同尘履还有鹤舞衫的武器介绍)

对于被禁止靠近库房这件事,萧居棠表示不服气,凭什么二师兄给靴子绣小猫咪就不会被朴师叔骂!朴师叔你偏心!

我不就绣的猫咪有点大吗!

关于乌鸦(武当奇观·五)

其实萧居棠也问过蔡居诚为什么不喜欢乌鸦,他那很久没对人有过好脸色的二师兄只冷冷地甩了一句

——不过是些吃腐肉的臭鸟,凭什么受人供奉。

说罢又自顾自捡了石头去扔乌鸦群,打得鸟儿四散飞去。

萧居棠只气自己鸟食还没喂完被蔡居诚搅了事,也没多想他的话中含义。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