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哩阿哩哩

这里是糖里有刀ღ( ´・ᴗ・` )比心
一开始那个主页是想专门写文用的,结果lof个zz不能用小号评论……别人评论我不回复很不礼貌啊但是用不同的号说话好怪……所以现在把东西都搬到这个主页来了,可能之前的东西会有些混乱但懒得搞了……反正之后都会在这里发文~非常杂食,所以请注意避雷哦~

【可能是个all蔡吧】醉酒的蔡师兄意外地坦率

大师兄居然把北冥盘扔出去了哈哈哈想写一人一个醉酒小故事(然而并不会写)假人假人哈哈哈,邱蔡还没反目甚至交好的时候

看侠蔡的朋友注意,只是有个侠蔡小段子在最后,可以直接拉到末尾

我感觉自己把冷CP都写了个遍……你们是不知道自己萌的cptag只有自己产的粮的瑟瑟发抖啊……之前写了个翟蔡,现在是all,接下来甚至想开郑蔡宋蔡小棠菜的tag(???)郑蔡快写完了,宋蔡暂时没想到梗(只是因为小宋道长好可爱啊哈哈哈强行),小棠蔡的绣猫绣老虎很可爱啊虽然官方的介绍感觉是随机的一样……

不过都是偏师兄弟情的就是啦~

官方出的资料真的太少了……现阶段只求给大师兄出个小传就心满意足了……顺带一提蔡师兄的小传真的几乎是废话_(:з」∠)_很遗憾了

最喜欢小猫咪一样的蔡师兄啦!【你可能是脑子不清醒】
第一次在师兄房里留宿纪念!撒花!他送了我个酒壶!


 

所谓酒后吐真言,就是如此吧。

那是蔡居诚第一次被允许喝酒的师徒聚会,终于能一尝那个传说中师父都喜欢的桃花酿了,这么想着的蔡居诚端起一碗桃花酿一饮而尽。浓郁的花香在口腔绽开,与醇厚的酒香缠绵至鼻腔,甘甜又有些刺激的液体从舌尖一路顺滑地流入胃里,有一种被填充的满足感。第一次喝酒太过紧张了,蔡居诚喝得又快又急,被上涌的酒气呛得直咳嗽,一张脸红的比糖葫芦还通透。郑居和乐得不行,又给他满了一碗酒。一下就被桃花酿的魅力折服的蔡居诚一碗又一碗地喝着,很快属于他的那一小坛酒都被喝光了。

看见他捂着嘴强忍着酒嗝,朴道生有些担忧地拍拍他道:“居诚啊,好喝也不要贪杯,你第一次喝酒也不知道自己酒量如何——”话没说完被蔡居诚抓住了手腕,以为他又要叫自己不要管他,另一只手有些强硬地抚上蔡居诚的背为他顺气,接着道:“我是不会不管你的。”

谁知,蔡居诚没有拍开他的手,反而拉过紧紧握住,抬头一双朦胧的醉眼看着朴道生说道:“朴师叔,谢谢您这么多年的照顾!”

“呵呵,傻孩子,突然间说什么啊。”朴道生简直要感动得落泪,笑着慈爱地摸了摸蔡居诚的头。没想到有人会喝醉,也没有备醒酒汤,朴道生托郑居和看好蔡居诚,自己起身去拿清水来给蔡居诚醒酒,郑居和很久没看到过这样失态的蔡居诚了,嘴上也忍不住叨念:“这么大还跟师叔撒娇,快起来坐好,真不让人省心……”蔡居诚依旧软骨头地摊在郑居和身上,嘴里还不满道:“郑师兄快跟朴师叔一样唠叨了。”然后又嘿嘿傻笑起来去抱被他说唠叨而消沉的郑居和,喃喃道:“……但是是个好人啊。”

我的师弟不可能这么可爱!郑居和被炸到连蔡居诚什么时候走到邱居新那边都不知道。

这边蔡居诚走到邱居新的案前,居高临下地看着邱居新,邱居新也看他,两人这么看了一会,邱居新低下了头,蔡居诚不悦地皱眉道:“为什么不说话啊?”郑居和担心蔡居诚单方面要吵,想过来劝,还没走近就看见蔡居诚一把揽住邱居新肩膀,手胡乱揉着师弟的头,一本正经道:“是在害羞吗,真可爱啊。多依靠师兄一点也没关系哦。”

不管石化的二人,蔡居诚一猫腰滚到两个小孩前面,硬要当场脱了宋居亦的鞋子给他绣猫咪,吓得宋居亦抱着郑居和大腿直嚎,蔡居诚拽着宋居亦不放手,还嚷着要教萧居棠绣小老虎。眼看蔡居诚越闹越凶,一直冷眼旁观的萧疏寒终于开口了,抵着酒碗的薄唇轻启,低低唤了声“居诚”。

那声音在孩子的吵闹声中被撞散,蔡居诚却像听到什么召唤一样,坐直了身体,有些恍惚地四下张望,寻找着什么,闹了一圈,终于走到师父身边。那边郑居和和朴道生人手一个哄着,邱居新一个人若有所思地盘坐在不远处的树下,从背后看耳尖红得熟烂。

莫名其妙的独处,两人静默地坐着,萧疏寒把朴道生拿来的水递给蔡居诚,蔡居诚接过端着也不喝,呆呆地看着水面,仿佛能看出花来。看着蔡居诚坐得快入定了,萧疏寒又开口道:“把水喝了醒醒酒。”蔡居诚才收到指令一样乖巧地喝起水来。

水喝完了,蔡居诚恹恹地伏在萧疏寒腿上,呻吟道:“师父,难受……”发热的额头被一片凉意覆盖,感到舒服了,蔡居诚又开始缠着人说话:“师父虽然不说,但是一直很关心我们……”像小孩子闹别扭一样揪着萧疏寒的衣服埋在师父怀里。

“徒儿有一事不解,请师父赐教。”不等萧疏寒回答,蔡居诚就急急地问道:“师父的眼睛,一直在看着谁呢?”自打蔡居诚跟在萧疏寒身边来,未曾看见那双眼睛从任何人身上停留过,即使他看着自己,也感觉是透过自己在看着某个地方,或者说……某个人。

如果那双眼睛能看着自己就好了,哪怕一眼。酒意卸去了所有思想枷锁,心里想的话直直地流出来,“如果能只看我一个就好了。”心里的难受也跟决堤的洪水一样涌出,蔡居诚伏着低低地哭了,头疼得厉害,哭了一会迷迷蒙蒙地就睡了过去,那个答案,最后还是没听到,也不知道萧疏寒有没有回答,但是再也没有问出口的机会了。

第二天早课,蔡居诚趁着来得早跟邱居新搭话,四处看了确定没有人了才道:“我昨晚喝醉之后……没干什么事吧?”邱居新淡淡地扫他一眼道:“没有。”蔡居诚刚要松一口气又听邱居新缓缓接着道:“就是黏人了点,说了些很可爱的话,然后就睡着了,很乖。”虽然还是那副没有表情的脸,但蔡居诚还是觉得他嘴角微微勾了上去笑了一下。

一进门郑居和看见捂着头怀疑人生的蔡居诚和坐在他旁边默默看书——的封面的邱居新,刚说了个开头:“昨晚——”然后蔡居诚就一拍桌子站起来道:“昨晚我什么都没说!”头顶上隐隐能看到一丝青烟。

啊……看来都记得啊。

郑居和也不好意思拆穿蔡居诚蹩脚的逞强,话锋一转道:“我说昨晚的桃花酿真好喝……”蔡居诚闻言瞪大了眼睛看他,又意识到自己暴露了什么猛地低下头,冲过去拉了郑居和去门外说悄悄话,扭扭捏捏了半天才道:“昨晚我睡着之后发生了什么?师父的衣服怎么在我这?”

郑居和表示真的没办法跟他说他睡着之后抱着师父他老人家的衣服死活不撒手,最后师父只好脱了外袍裹着他,他又怕蔡居诚睡觉不安分,用衣服袖子把人绑结实了,可能自己绑太紧了不舒服,和邱师弟把他搬回房间时他一挣扎摔地上了,本来是懵的,看到镜子里自己狼狈的样子哇的就开始哭,那个撕心裂肺啊,引得小师弟都来围观,以为居字辈的师兄们下山抢人了。

虽然最后都被他们赶跑了,但是蔡师弟听了可能还是想打人。

“没事,师父怕你着凉给你披的衣服,洗干净了送回去就好。”郑居和决定还是不要告诉他事实的全部。

蔡居诚对此充满怀疑,但看郑居和一脸欲言又止的神情他还是选择“哦”了一声,不再追问,他才不想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丢脸的蠢事!

不过那次之后,直到沦落点香阁,蔡居诚都没有再碰过一滴酒。在点香阁里每次点的酒都被他忽悠进了客人的肚子,每每送走客人,夜深人静时,却又对月自斟自饮起来。

反正也没人会听到。

就任由自己喝到胡言乱语,再喝到昏睡过去,然后醒来独自一人面对残局。

 

 

喝了酒容易流眼泪嘛于是有了个侠蔡小段子……

某天少侠来看蔡师兄,结果发现他在喝闷酒。上去抢他酒壶,蔡居诚不让,一来二去两人吵了起来。

“我我我,你……怎么吵个架突然哭了呢!”少侠一脸懵且震惊地看着眼泪从那人泛红的眼眶中涌出,啪嗒啪嗒地砸在地上,把自己的心也砸得坑坑洼洼,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一急连忙拢了双手去装蔡居诚掉下的泪,就像虔诚地捧着什么宝物。

“谁哭了!你个白痴!”蔡居诚胡乱抹了脸上的泪水,对着少侠抬脚就踹,骂道:“滚!”

评论(23)

热度(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