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哩阿哩哩

这里是糖里有刀ღ( ´・ᴗ・` )比心
一开始那个主页是想专门写文用的,结果lof个zz不能用小号评论……别人评论我不回复很不礼貌啊但是用不同的号说话好怪……所以现在把东西都搬到这个主页来了,可能之前的东西会有些混乱但懒得搞了……反正之后都会在这里发文~非常杂食,所以请注意避雷哦~

【萧蔡】今昔

师父是外冷内骚,蔡师兄黏人小猫咪2333都是假人哈哈哈就是想师父多疼疼二师兄的私心

糖里有刀(???说好的甜呢)

本来想昨天情人节发的但是低估了自己的拖更能力,然后新年必备感冒……

祝大家新年快乐ღ( ´・ᴗ・` )比心




糖葫芦骗小孩法是萧疏寒哄小孩的唯一方式,百试百灵。

那年蔡居诚还小,不到能下山的年纪,闹着要去看庙会,萧疏寒吩咐下山的郑居和回来时捎一串糖葫芦回来,好哄哄他的小师弟。

然后他举着糖葫芦和蔡居诚大眼瞪小眼,许久,萧疏寒开口:“很好吃的,要不要尝尝?”虽然自己没吃过但是看上去还不错,一副面瘫脸说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

亮晶晶红彤彤的糖葫芦一下吸引了蔡居诚的目光,立马不哭不闹了,呆呆地看着。

“吃了这个就不准再闹了。”

“嗯!”蔡居诚破涕为笑,欢快地跑到萧疏寒身边。得到满意的答复,萧疏寒把糖喂到孩子嘴边。

“师父你坏!”不料蔡居诚才咬了一小口就哭着跑开了。

小孩子不都喜欢这种甜不拉几的东西的吗,怎么到居诚这就不好使了?

萧疏寒盯着蔡居诚咬了一半的糖葫芦百思不得其解,想得入迷了,举起手里的糖葫芦顺口把另外半颗吃了,“呜!”萧疏寒万年没有表情的脸终于出现了一点起伏,虽然更像生理性抽动。

酸得牙都要掉了……

不知怎地,蔡居诚就以为萧疏寒喜欢这个,自从被允许下山后,每年庙会都会为他特地买一支来。萧疏寒其实并不爱吃,虽然蔡居诚买的糖葫芦一直都质量上乘,他不懂欣赏,只牛嚼牡丹般吃了以免浪费徒弟一番心意。


或许连蔡居诚本人也不知道,他是居字辈里最会撒娇的,萧疏寒甚至怀疑后来的萧居棠是学了他去,不过蔡居诚胆子要更大,天天粘着师父,还敢抱着不撒手,后来大了知羞才不再如此,不过依旧是师父身后的一条小尾巴。

他又是最好面子的,吃软不吃硬,犯了错跪在师父脚边,明知理亏,心里也惭愧,但就是嗫喏半天脸都憋红了愣是憋不出一个字。最后是萧疏寒耐不住了,轻扳过他的头枕于自己膝盖,呼噜了几下毛,问他:“可知错?”蔡居诚揪着萧疏寒膝盖的布料把脸埋进去,隐隐传来哭声,而后又飘来一句:“徒儿……知错。”宛如奶猫般让人可怜。哭得累了就着这个姿势就伏在萧疏寒膝上小憩,这犯了错的倒是显得最为委屈了。

蔡居诚离开后的每一年春节,萧疏寒看着再也没有油纸包的空荡荡的桌角,总会想起过去与蔡居诚相处的事来。


每年最冷的那段时间或者山下闹饥荒什么的,萧疏寒就会到后山去一趟,带回几个被家人遗弃或者是逃难至此的孩子回门中抚养,学些能养活自己的本事,养大了就送下山去,想留下的就收为外门弟子,偶尔碰到天资聪慧的就收为弟子亲自教导,直到蔡居诚和邱居新出事。

他依旧会捡那些可怜的孩子回来,但自己却不再收弟子了。

 

 

武当山春节联欢晚会,下一个节目是,心内贯口,表演者萧疏寒,师父请开始你的表演2333

蔡居诚的世界太小了,他这个师父和那些个师兄弟就是他的全部了,把他关在后山一段时间后反而是萧疏寒想通了,与其把他囚禁在后山,还不如把他赶出去,离了自己身边,到处游历,他的目光就慢慢地会转向这个世界了,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不再拘泥于武当最强,心结自然就解了。

但是如果他知道蔡居诚下山后被人骗到点香阁当小倌,他宁愿把蔡居诚关在后山,那个小胡子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真是恨不得把翟天志斩开十八段,顺便铲平玲珑坊,不行不行,自己是修道之人不能暴躁。罢了罢了,吃点苦头让他长长记性,看他下次还敢不敢听坏人的话。

门派里的弟子似乎很热衷去点香阁看他,自己人去看也好,反正以前在山上也天天看,不吃亏,别便宜了别人。吩咐居和让他们送的东西也不知道有没有办妥,为了赎他武当山半个库房都快搬空了,这孩子怎么脾气就这么大,居然还学会摔东西了,你倒是找摔不坏的撒气啊,再不济挑着便宜的也行啊,在家里还有朴师弟惯着,出去了谁宠你啊傻孩子!

萧疏寒,今天依旧面无表情。


评论(19)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