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哩阿哩哩

这里是糖里有刀ღ( ´・ᴗ・` )比心
一开始那个主页是想专门写文用的,结果lof个zz不能用小号评论……别人评论我不回复很不礼貌啊但是用不同的号说话好怪……所以现在把东西都搬到这个主页来了,可能之前的东西会有些混乱但懒得搞了……反正之后都会在这里发文~非常杂食,所以请注意避雷哦~

【许言】他和他的猫

没有超能力,两位都是普通人的设定,所以许墨也没有任何缺陷。(就是对感情有些懵懂就是了)

互相捡到对方性格的猫的故事,大概……

话多还没肉……想抽自己

突然发现这对好适合谈恋爱???





“阿言,过来。”许墨朝黑猫友好地伸出手。

黑猫别过头去不予理睬,径直走到窗边盘身趴下,临走时尾巴还顺带抽了许墨的手指一下。

感觉被一只猫嫌弃了呢。许墨挫败地起身出门,自言自语般与黑猫道别。

与撩男撩女拿不下一只猫的许教授不同,怼天怼地被一只猫弄得毫无脾气的总裁大人却是一番截然相反的景象。

“怎么了?墨你今天很粘人哦。”被脚边盘着的白猫缠得几乎走不动路的李泽言,一脸拿你没办法的样子,揉了揉猫咪的头。

这是他们的日常。

 

 

李泽言遇到墨是在一个雨天,下班回家的李泽言把撑着的伞放在了路边瑟瑟发抖的白猫旁。之后每天,白猫都会在同一个地方等他。仅仅是等着他来,看着他走,并不跟着他。

我没有饲养宠物的打算,不要再来了。

即使这样说了,听不懂人类话语的猫咪怎么可能照做,李泽言喂完剩下的猫粮,无奈地摇摇头,依旧回家。

但那天之后白猫却真的没有再出现了。明明是自己希望的情况,但是李泽言还是无法抑制地担心起来。

过几天白猫又出现了,但是毛色暗淡了很多,腿上似乎还受伤了。

李泽言脸色冷了冷,转身就走,撂下一句:“想来我家的话就跟上,伤养好了就走。”

白猫快速跟上,受伤的腿一瘸一瘸的倒也跑得挺快,李泽言走了几步,发现白猫跟上来了,又转身把猫抱起来,轻轻放在座椅上。

反正要离开的,李泽言并不给白猫起名字,直到白猫的伤好了多时,偶尔出去玩也会在天黑前回到李泽言家中,家里猫咪用品玩具堆了一大堆时,某一天李泽言喊道:“墨,吃饭了。”白猫歪了歪头似乎在反应是否在叫它,应该是觉得这个名字还不错,噌噌噌地就从楼下奔下来。日子就这么过去,墨就生活在李泽言家中不走了。

 

 

“阿言,你要去哪?”

黑猫对他的呼喊充耳不闻,脚步轻快地径直跑向前,不远处的一名男子倒是迟疑了脚步回头像是寻找什么,言趁机窝在了那人的皮鞋上,扒拉起皮鞋上方的西装裤来。

许墨遇到李泽言时是一个晴天,那人逆光而站,阳光晃得许墨有些看不清楚李泽言的样子,顺着西装裤向上的视线最后只得出了这人身材不错的结论。

“是你啊。”一声轻笑勾得许墨回过神来,是小姑娘听了估计要把持不住的磁性嗓音。正疑惑没有见过眼前人,那人就蹲下自顾自地抚摸起言来,言乖顺甚至讨好的模样,看得许墨心里直冒酸水。

仿佛才发现许墨存在的西装男人站起身来向他伸出手,“你好,我是李泽言,请问是你收养了这只黑猫吗?”

“许墨。”许墨回握那只温热的手掌,贪恋得不舍放开,在李泽言似乎不悦地要皱起眉前又触电般抽回手掌,“是的,路上看着怪可怜的,忍心不下就带回家了。”李泽言这三个字在许墨脑海里绕了几圈,许墨幡然醒悟,“它叫做言。”

“原来如此。”李泽言露出了然的表情,仅仅半弯下身子,言就迫不及待地跃进他的怀里,李泽言稳稳当当地接住它,手法娴熟地逗弄着,言舒服得嗓子冒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来,“小家伙,你和我有同样的名字哦。”本应冷峻的男人,此刻浑身散发着柔和的气息。

在更加相熟的以后,许墨觉得不止名字,李泽言根本就是只猫。

“它很亲近你。”

“之前在恋与大学见到过几次,顺便喂了点东西给它吃罢了。”

我天天拿鱼罐头伺候也没享受过言投怀送抱的待遇!

“本来想带它回家的,但是它好像不太喜欢我家猫,就没敢带回去。”李泽言顿了顿,又说道:“说来真巧,我家的猫叫墨。”

话音刚落,一只白猫从草丛里窜出,扑到李泽言身上,幸好李泽言反应快,伸手接它,不过怀里已经抱着言了,很难接下墨,许墨眼疾手快把白猫捞进了自己怀里,却被抓出了鲜红的爪痕。罪魁祸首却在在花坛边优哉游哉地舔着爪子。

“抱歉……”李泽言急忙拉过许墨的手检查伤势。

“没关系。”许墨抽回手,被猫抓过的地方和被李泽言触碰过的地方都热热的,痒痒的,许墨没来由地心跳加速,心想等下要做个全面检查了,嘴上却扯开话题,“话说一只白猫……叫墨?”

李泽言有些好笑地反问:“照你这逻辑,你的黑猫怎么不叫墨?”

许墨有些窘,不好意思地咳嗽了两声掩饰尴尬。李泽言也轻咳了一声,仿佛也在掩饰着什么,拳头捂不住的微微上扬的嘴角让许墨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两人就随性地在花坛边缘坐下,猫咪们趴在两人中间,黑白分明却让人觉得和谐。墨拿头去蹭言,做些亲昵的举动,言一直都爱答不理的,但两只猫咪的尾巴的的确确缠绕在一起,尾巴尖尖还一点一点地互相触碰。

“他们好像很喜欢你。”

“是吗,不过太招小动物喜欢不是什么好事……”

一想到上次被猫咪爬满一身的窘况,李泽言脸色看上去不太好。

许墨笑笑,“据说小动物会亲近善良的人。”

“也许吧。”

午后最炎热到时候过去了,阳光也柔和下来,洒落在两人两猫身上,许墨侧着脸偷偷去看李泽言,他从未觉得阳光照在人身上这么好看过,许墨觉得有点口干舌燥。

一定是炎热的夏日加速了水分蒸发。

李泽言还在说着什么,似乎是觉得有些口干,停顿了一下,抿了一下的唇显得很水润有光泽。猫咪依旧旁若无人地卿卿我我。

今天真热啊。

远方喷泉在最高点绽开绚烂的水花的瞬间,脑海里突然出现了这样的念头的许墨捧过李泽言的脸亲了上去。

但还没碰到嘴唇就被反应过来的李泽言推开,“你干什么!”与许墨对视时看清许墨眼底沉淀的感情的李泽言呼吸一滞,手上不自觉卸了力气,还是被许墨蜻蜓点水地吻到了嘴。

“我看你是脑子不清醒。”李泽言皱眉,手指擦过嘴唇露出一脸防备。和许墨第一次见到言时一模一样的表情。

“对不起,突然做出这种失礼的行为。”许墨也觉得自己热得头脑有些发晕,“……但是,我想,这就是人们说的喜欢的情感吧。我,对你……一见钟情了。”

能解释自己对第一次见面的人有好感的词语是这个没错吧?为什么眼前的男人看上去这么生气,脸都憋红了。

许墨认真的表情不像在戏弄他,但突然间就吻上第一次见面的男人,也太离谱了吧!

“莫名其妙。”李泽言抱回自己的猫,逃似的走了。

等到因为亲吻瞬间提到嗓子的心平静下来,许墨也带着猫离开了,但是许墨依旧无法解释自己的异常,他的导师见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回到实验室吓了一跳,听他说了一通脸红发热,心跳加速,莫名心慌的症状后,笑着拍拍自己的好学生的头,“傻孩子,你这是恋爱了啊。”

科学也不能完全解释爱情,你不妨自己去探索一下。老教授摆摆手,留下这句话就走了。

一直到夜深人静,许墨终于思考得出答案。

好想告诉他。这种迫不及待要与对方分享的心情,也是喜欢的证明吧?

 

 

但他拿着投资项目的策划书走进办公室看到李泽言的一瞬,他紧张起来。策划书是没有问题的,他不担心,他只是还没想好要跟李泽言说什么表白的话,站在那里一个人自顾自地搜肠刮肚。

看到他呆呆看着自己又不说话,李泽言脸色黑了下来,眉毛一拧刚想出声赶人,许墨把策划书往桌子上一拍,把他们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我回去想了很久,也查阅了很多资料,但是都无法找到我对你的感情……我终于想明白了——”许墨率先反应过来。

“哦,所以呢?”李泽言打断他,隐隐地不想听到他的下文。

“要说不喜欢我了吗?”/“我果然喜欢你!”

两人同时说出口都是一愣。

许墨壮起胆子去牵李泽言的手,眼睛直直看进李泽言心里,“因为我对你的喜欢是独一无二的,所以哪里都找不到参考。”

李泽言不知是没反应过来还是怎么了,一时也没抽出手,另一只手掩了嘴若有所思地盯着地板出神。

“没想到许教授竟这么会说情话。”李泽言似乎有些脸红,才反应过来抽回手,拿起策划书随便翻开一页看起来。“这件事以后再说,今天是来谈工作的吧。”

不可一蹴而就的道理,许墨是知道的。他也知道这是李泽言现今对他最大的接纳了。但他觉得他还是有必要出言提醒——

“李总,你的策划书拿反了。”

 

 

自从那番表白后,他没少受自己投资项目老板李泽言的“刁难”,虽然条件严苛,也是自己努力都能办到的范围内。许墨只把他当做李泽言害羞的掩饰,更加致力于工作以讨他欢心。由于工作的关系不时会见面的二人,当日的误会当然解释清楚,多次接触李泽言发现许墨其实是个不错的人。

之后言和墨两只猫不安分起来,经常一只跑到另一个人家里,然后另一个人就打电话通知主人来领回自家的猫。一来二去,碍于言和墨,许墨总算得以进到李泽言家里去了。等到许墨在李泽言家有自己的拖鞋之后,许墨笑李泽言,“言哪是不喜欢墨啊,分明就是喜欢得紧害羞了,像你一样。”被李泽言骂了句幼稚。慢慢地,属于许墨的东西在李泽言家里越堆越多,连许墨也呆在李泽言家里不走了,一如墨当初留在李泽言家里一样。

但有一样,是在李泽言家里呆得最久的,一把黑色的雨伞静静立于玄关角落。

又一次被李泽言拦在门口不准进时,许墨眼尖看到了,李泽言随他视线看去,便问他那把伞怎么了,许墨想了一下,摇了摇头回答:“没什么,那把伞有点像我之前的一把伞,有一天给了路上淋雨的小猫去了。”

那之后再去李泽言家,居然被允许进去了。许墨至今不明白个中缘由。

 

 

其实,许墨第一次见到李泽言,也是个雨天。

许墨看着这个正脸都不知道什么样子的男人把伞放在猫咪旁边自己淋成落汤鸡时,心里莫名的产生了怜惜。走上前去,又把自己的伞塞到了那人手中。

蹲下的李泽言被伞遮挡视线,看不到那人的脸,只听见悠悠飘来一句“小心感冒。”穿过淅淅沥沥的雨幕依旧有带着深深关切的话语。待站起身来举起雨伞,只看见那人消失于转角的背影,一声谢谢也不知道他听到了没有,追上去却没有半点踪迹了。

那个雨天,李泽言捡到了猫,许墨捡到了李泽言。


评论(9)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