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哩阿哩哩

这里是糖里有刀ღ( ´・ᴗ・` )比心
一开始那个主页是想专门写文用的,结果lof个zz不能用小号评论……别人评论我不回复很不礼貌啊但是用不同的号说话好怪……所以现在把东西都搬到这个主页来了,可能之前的东西会有些混乱但懒得搞了……反正之后都会在这里发文~非常杂食,所以请注意避雷哦~

【许言】起床二三事

【废话有点多不好意思】

诸君,我要开始搞李泽言事了

视奸了这个tag两天后我差点无法直视游戏里甜甜那纯洁的眼睛……

哇许言tag简直赛车场……看得我目瞪口交……你们这车都开上天了2333你们这是飞车还是开的根本就是飞机???从没见过一个tag全是肉的哈哈哈可以说是很满足了hh

说回正题,灵感来自早上赖床的自己哈哈,还有城市漫步李甜甜对我眨巴眨巴的眼睛……哇麻麻这个人撩我!(当时我就忍不住想犯罪的欲望)

大概会有三篇,鉴于最近发现自己进lof以来写的都是肉怀有一定罪恶感决定第一篇还是不要这么过分哈哈哈(其实根本想取名叫睡觉二三事的(请你出去)然后还会写一篇关于猫的。

总之,第一篇是明明是休息日干嘛叫我起床的故事。

李总的高冷在我这是不存在的,明明是小可爱装什么冰山hh




正文


李泽言作为一个商业精英,坐拥华锐的总裁,特别还是拥有时间相关的超能力,对时间的把握可谓及其精准,生物钟准时到可怕。

就像一台设置完美的机器。华锐的员工都这样评价他们的总裁大人。

在该起床的时间准时醒过来,换句话说就是在那个时间到来之前李泽言都不会醒。

刚刚收拾好昨晚一片狼藉的科学家趴在床边百无聊赖地玩着因为侧躺而服帖地垂在恋人眉边的头发,突然起了好奇(坏)心。

如果把这架机器设置的时间弄乱会怎么样?

与不睡觉几乎天天修仙的许墨相反,李泽言每天的睡眠时间必须满足八个小时,所以为了不会因睡眠不足在公司出洋相,我们的总裁大人是每晚都会早早上床睡觉的乖宝宝。

因此他们约定了做那些事不能超过的时间,但为了今天的实验许墨昨晚坏心眼地诱惑了本来已经准备睡觉的总裁大人,前戏十分充分,还特地非常温柔的缓慢地进入,沉浸快感的总裁大人已经忘记了自己已经偏离本来应该进入睡眠的时间多久了。

入睡时间推迟了,起床的时间自然也延后了。这个时间点李泽言不会醒过来,许墨肆无忌惮地玩弄着他的脸颊,手指从眉心向下顺着男人消瘦的脸描摹着,拂过眼睑,男人稍长而浓密的睫毛扫得他心有些酥麻,又戳了戳颧骨下的软肉,熟睡的人却一点没有被这些小动作打扰半分。许墨收回手指,虚拢起手掌在李泽言脸上轻轻拍了几下,然后伏在他耳边轻轻地唤了几声:“起床了,泽言,起床。”

李泽言眉头耸动了一下,左眼掀起一条缝去瞧眼前的人,辨认出是许墨后,闷闷地“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许墨对他如此理性冷静的反应感到有些失望,正准备起身离开,但床上的人并没有下一步动作,许墨搭上李泽言的肩膀轻轻摇了摇,才发现床上的人在眼睛闭上的瞬间又陷入了睡眠中。

意识到男人这一可爱的表现后,许墨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来,然后锲而不舍地继续叫李泽言起床。再次被唤醒的男人明显神志不清,不过这次好歹两只眼睛都睁开来了。

“呜,许墨……干什么?”李泽言无意识地嗓子里挤出一声呜鸣表示被吵醒的不满。又抬手隐忍地打了个哈欠,被刺激出生理盐水的眼眶看上去湿漉漉的,迷茫的眼神看向许墨,一片烟雨迷蒙。偏偏这个人还意识不到自己的举动有多么引人犯罪,对着许墨眨巴了两下眼睛,无意识的诱惑最为致命,许墨感觉脑里一根弦绷得死紧。

“起床了,快到上班时间咯。”

李泽言听到“上班”两个字大脑似乎真正清醒过来了,眼神渐渐清明起来,眼底烟雨尽散,又是清晰的秀水青山。总之不管怎样都是许墨眼里的一片风景。

可能昨晚体力消耗过度,加上睡眠不足,李泽言感觉四肢绵软无力,一下竟起不来床了,在床上翻了一圈无果后,身体比大脑醒来得快,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就做出了李泽言事后评价为脑袋确实不清醒的事情来。平躺在床上的李泽言从被子里抽出手来,毫无防备地对许墨张开双臂,仿佛在撒娇着要抱抱一般,“许墨,拉我一把,起不来。”

许墨眼神一沉,附身越过李泽言举着的手,伸手一揽把人上半身抱起来。

李泽言坐起来后抱着被子定了定神,脑子回过来了就数落起许墨来:“我让你拉我起来,没让你抱…”

许墨又坐回地上,靠在床边撑着头笑眯眯地看他,“可是你的动作怎么看都是想要抱啊。”

李泽言嫌弃地瞥他一样,投过去一个看白痴的眼神。“莫名其妙。我衣服呢?”在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没有衣服的被面摸索起来,假装寻找衣服避开与许墨对视,生怕再看就融化在他眼中一汪温柔中,又低着头掩盖自己的害羞,殊不知微微烧红的耳尖已经出卖了他。

“你怎么还在这,不用上课吗?”

“啊忘了说,今天周六。”

是上班的时间了,但不是上班的日子。

闻言,李泽言刚穿进袖子的手动作一顿,转头看依旧笑眯眯的许墨,他也扬起一个微笑。

我就说怎么一直觉得哪里不对。

然后我们的许教授被以一个优美的弧度扔出了房间,门板重重地关上差点打歪他的鼻梁。扬起的风吹进许墨的眼睛,许墨闭上眼睛的同时,嘴角也牵起一个愉悦的弧度,手指轻轻扣了两下门,朝里面喊话。

“反正等下都要脱的,不用穿啦。”

“滚!”

教授你皮这一下很开心哦。

评论(16)

热度(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