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哩阿哩哩

这里是糖里有刀ღ( ´・ᴗ・` )比心
一开始那个主页是想专门写文用的,结果lof个zz不能用小号评论……别人评论我不回复很不礼貌啊但是用不同的号说话好怪……所以现在把东西都搬到这个主页来了,可能之前的东西会有些混乱但懒得搞了……反正之后都会在这里发文~非常杂食,所以请注意避雷哦~

【沃尼沃】锁骨(短篇一发完)


↑只是单纯地想要把小尼克欺负到哭而已>3<【被原作虐得半死不活自己找糖】第一次被猫袭击的小狼狗脸红武装到耳尖!>▽<

然而要被我玩坏了的锁骨梗……我已经深陷锁骨出不去了_(:з」∠)_【我的梦想是在尼克酱盛水的锁骨里游泳】

 【阅读注意】:  “正常讲话” 【手语】

       尼古拉斯被楼上的声响“吵”醒时满脑子想的都是“快点揍那家伙一顿然后回去睡觉”,但当他打开门,屋中的画面映入视野的一瞬间,他萌生了“干脆让这家伙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算了”的想法。

       “救……救命啊!尼古拉斯……”正要出门却忽然被不明物体袭击了的爱丽克丝看见救星般用力地朝尼古拉斯挥手。

       尼古拉斯对她身上的白人男子大大地翻了个白眼,然后上前几步帮爱丽克丝把喝醉了酒发酒疯,像八爪鱼一样死死缠住她的沃里克从她身上拽下来。

       【这里我来处理就好】尼古拉斯把沃里克扔在一旁的沙发上,转身对大口喘气的爱丽克丝比划着。

       “我去拿洗脸水和毛巾……诶?怎么了?”爱丽克丝向尼古拉斯表达自己想要帮忙,却被后者按着肩膀推出门外。

       【不用管他,你还有驻唱的工作吧,快去】尼古拉斯向门外的爱丽克丝挥了挥手,然后关上了门,手还没离开把手,就被嘴里念叨着“诶……小艾丽你的胸怎么没了”的沃里克重重地压在了门上。

       这家伙……尼古拉斯推开沃里克索吻的头,第一次这么庆幸自己平时有锻炼肌肉,余光瞥了满身酒气的沃里克一眼,整个人可以用狼狈不堪来形容:仿佛八级风刮过的发型,纽扣不见了几个的几乎报废的衬衫,没有了皮带松垮地挂在腰上的裤子……

       ……是被黄昏种偷袭了吗?

       随着沃里克的挣扎而敞开的沾满唇印的领口,随之而来的布满吻痕的脖子和微渗血的锁骨否定了尼古拉斯的猜想……

       现在的女人还真是恐怖……

       尼古拉斯这样想着,手上突然用劲,把纠缠不休的沃里克摔到沙发上,背部传来的痛楚总算让酒醉男子暂时消停下来。尼古拉斯去帮他拿掉不知道为什么还在的领带,却又被身下的男人抱住,一下重心不稳的尼古拉斯摔在了沃里克身上,吃痛的沃里克一挣扎,两人一起摔在了地上,很不幸当了肉垫的尼古拉斯一条手臂被撞麻了,另一条手臂卡在了沙发上使不上劲,根本起不来的他只能与渐渐靠近自己的脸的沃里克大眼瞪小眼。

       “……小尼克的……锁骨,好像一个表情啊……好可爱。”这么说着的沃里克却朝着尼古拉斯的锁骨一口咬了下去,“婆婆……今天的法式炖羊肉怎么这么硬啊?”然后咬着锁骨好糊不清地嘀咕着,牙齿还前后磨动了两下。

       疼死了!……这个混蛋!

       尼古拉斯猛地低头咬住沃里克的一撮头发然后向上扯,虽然把锁骨更向沃里克口里送,但总算趁着沃里克喊着“痛痛痛!要秃了!”时把自己的锁骨拯救了出来。

       料理好沃里克,跨过满屋狼藉把他扔回自己床上睡觉后,在自己紧实的麦色肌肤上肆虐的汗水提醒尼古拉斯应该去处理一下自己的伤口。

       到底哪边比较像狗啊,混蛋。

       看着染了点点血迹的衬衫领口,尼古拉斯在心中默默吐槽起曾经说过自己像狼狗的契约主人来。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