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哩阿哩哩

这里是糖里有刀ღ( ´・ᴗ・` )比心
一开始那个主页是想专门写文用的,结果lof个zz不能用小号评论……别人评论我不回复很不礼貌啊但是用不同的号说话好怪……所以现在把东西都搬到这个主页来了,可能之前的东西会有些混乱但懒得搞了……反正之后都会在这里发文~非常杂食,所以请注意避雷哦~

【豆鬼】你爱我还是他

深夜投毒…lof排版快要把我搞疯了…
临大学开学,同学的局比较多,拖了两天之后发现双重人格设定很容易bug,三观炸裂……为了写文暂时让三观离家出走了_(:_」∠)_并且不小心爆字数了…删删改改的终于在开学前搞定了!让你们久等啦~!第二篇明天改完再发,开学前肯定炸!(并不一定)
我满脑子污秽思想真是不好意思_(:_」∠)_
假设鬼卞是胡雪松的另一个人格,情绪激动时有较大几率切换人格,胡雪松是主人格,不知道鬼卞的存在,鬼卞是里人格,知道自己有两个人格,情感有时互通,但不共享记忆,想出现的时候就会出现,在胡雪松受到伤害时必然出现。
人物关系:rapper肖佳X老师胡雪松←rapper鬼卞
豆芽和鬼卞也是双箭头的,但是比起肖佳鬼卞更喜欢雪松。

       人是情绪化的动物。
       但是对于有双重人格的人来说,情绪波动过大可不是什么好事。
       例如有时肖佳和胡雪松两人在做某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太过激动时,鬼卞会突然出来掺一脚。
       “滚开!”刚刚还难得热情回应自己的恋人突然小穴一紧绞得自己差点缴械投降,肖佳就知道事情不妙,幸好他反应快,不然现在已经坐到地上去了。
        好吧准确来说是踹一脚。
       “你又弄哭了他!”鬼卞趁肖佳叹气的空隙,朝着他的脸一拳挥了过去,却被肖佳用手掌接下,随即吼道:“出去!”,抬腿对着肖佳的胸口又是一脚,奈何两人距离实在太近,这次攻击也被肖佳化解。
       “喂喂,你讲点道理好嘛,我跟雪松是……两情相悦的!你不要搞得我像强(和谐)奸一样好吗……”别看胡老师这身板瘦小,力气却大得很,加上鬼卞这种豁出去的冲劲,肖佳话说到一半差点制不住他,又狠着一股劲才把他压下去。
       不过毕竟是胡老师疏于锻炼的身体,比不得肖佳巡演练起来的耐力,僵持了一会,鬼卞挣扎的动作就渐渐小了,改为恶狠狠地对肖佳发脾气道:“你弄疼我了。”
       “好嘛,你……我们先冷静一下。”经过刚才的打斗的大幅度摩擦,肖佳感觉自己的小兄弟又大了一圈。
鬼卞明显也感受到了这个变化,那双和胡雪松在外貌上唯一不同的异色瞳凶狠地瞪着肖佳,奈何透过湿漉漉的眼眶只显得有种激起人施虐欲的楚楚可怜。
        所以也不能怪肖佳忍不住又动作起来,遂无视鬼卞的挣扎,用左手将鬼卞双手交叉钳制于他的头顶上方,左脚膝盖压住他的左腿,右手把他的右脚卡在自己的腰上,胯下巨物几乎完全退出,又快速贯穿至深处。
       肖佳也不想对他如此粗暴,他在这种事上对雪松是非常温柔的,但鬼卞不同,鬼卞就像胡雪松心里一头渴望疯狂的野兽,要么顺从,要么比他更加狂野和霸道才有可能征服他。
        鬼卞也是喜欢肖佳的,但是这里面还掺杂了保护主人格的责任感,所以当他遇到自己对胡雪松和对肖佳出现矛盾时,会无条件站胡雪松,遇上胡雪松哭的情况更是会像脑残粉一样丧失理智。
        所以这种时候除了狠狠地干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鬼卞不得不放松自己来承受肖佳的狂烈,嘴上颇为鄙夷地哼哼,“哼,这样……居然也能变大……你是变态吗……”但是蜷缩的脚尖却出卖了他的愉悦。
       “我们真该在镜子前面做,好让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有多诱人,”肖佳在鬼卞耳边低声地说,“你的眼睛看起来更像小兔子。”
        闻言鬼卞回馈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霸道地命令肖佳吻自己。
        平日里鬼卞就尤其喜欢用他让人莫名觉得可爱的虎牙去碾肖佳的嘴唇,以至于每次跟他亲吻,肖佳的嘴都是见血的。这次带着要为胡雪松报仇的心态,与其说是两人亲吻,不如说是鬼卞单方面对肖佳的撕咬更贴切。
       比起文静腼腆总是被动享受的胡雪松,鬼卞在情事上可以说是很积极主动的了,有时甚至让肖佳大跌墨镜。痛却愉悦的吻让肖佳有些狼狈地躲闪起来,注意力都在这里,手上的力道就松懈了,鬼卞不知何时挣脱的手绕过他的脖子,死死攀住他的背,指甲嵌在他的肉里,但确确实实的是把他框得更近了。
肖佳无比庆幸胡老师有修剪指甲的好习惯,不然鬼卞非得把他背上的肉抠下来不可,虽然如此,他本来光洁结实的背上还是留下纵横交错的鲜红色抓痕。
        如果说胡雪松是清凉怡人的薄荷糖,鬼卞就是让人上瘾的跳跳糖,明明炸得你辨不清东南西北,你却依旧对这种痛感欲罢不能。
        渐渐沉溺在鬼卞的攻势下的肖佳,一晃神,竟被鬼卞翻过身来压在身下,鬼卞居高临下地看着肖佳,双脚蹬着他的两边肩膀,邪邪地一勾嘴角说道:“说吧,对他干了什么。”
        对于粗暴,鬼卞是无所谓的,甚至喜欢,但这样对胡雪松不行,所以他明令禁止肖佳对胡雪松使用任何情趣道具,免得让胡雪松受伤。
        鬼卞这样门户大开的画面太过劲爆,肖佳一低头还能看见自己与他交合的地方,鬼卞的那里紧紧咬着自己的小兄弟,他只觉得血气上涌,脑内悄咪咪地开始构思下次PLAY的内容,并默默移开视线掩饰心虚。
       “你对他会不会太保护过度啦……”鬼卞对肖佳这种吊儿郎当的态度很不爽,手指探到身下,修长的手指掐住小肖佳的根部,然后稍稍抬身又坐下,肖佳觉得自己像橱窗前的流浪汉,心心念念的东西就在眼前,却只能透过玻璃观赏。
        受不了这种折磨的肖佳语气里又加了点讨好,吴侬软语听起来有种撒娇的意味,“只是稍微玩了些不一样的啦,雪松是同意的,我又没有硬来,我也想让他爽到嘛。就是,好像……不小心爽过头了……”
        想来可能是因为第一次尝试这种玩法的胡雪松太过害羞,产生了逃避的想法,才促使了鬼卞的出现。
        鬼卞挑眉,右脚搭上肖佳的锁骨,足尖从喉结撩拨至脸颊,肖佳会意,双手交叠捧起他的脚,虔诚地亲吻足尖,脚背,并在脚踝处留下一串吻痕,然后向前一抬,把鬼卞掀翻在床上,欺身上前,笑道:“这样的话,就能原谅我了吧。”
        又是一场翻云覆雨。
        再次醒来时,胡雪松看着自己一身的吻痕,扳起脚来研究了一转,饶是他再好脾气也忍不住掰过肖佳的手臂咬了一口,嗔道:“你属狗的啊?”

——————————————————————————————————
        
        狂放不羁的地下rapper JONY J的男朋友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小学语文老师,这个搭配听起来有点奇怪,JONY J身边的朋友知晓这件事时都很诧异,碍于当事人就在面前,大家只嘲讽JONY J说你一颗菜市场的豆芽居然撩到了这么赞的鲜花。JONY J啐他们一口,说你们懂个屁,性格互补才长久。
        胡雪松是大家眼里的好好先生,帅气的脸庞,和善的性格,迷人的嗓音,过硬的专业素养,同事领导交口称赞,学生们爱戴敬仰,见过他的人没有一个不说个好字。
       但在这个简直堪称完美的人设掩盖下,有一个只有JONY J,也就是肖佳才知道的秘密,胡雪松有两个,即胡雪松患有双重人格症,而肖佳是唯一验证过里人格鬼卞的存在的人。
        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肖佳首先认识的其实是鬼卞,不过后来会喜欢胡雪松也是折服于他本人的人格魅力就是了。
        两个按理说一生都不会有所瓜葛的人会相识相恋,完全是因为当时鬼卞一时兴起跑去参加了地下rapper的表演,他独特的嗓音引起了肖佳的注意。肖佳以为他也是rapper,想说能一起做首歌会很不错,当场就壮着胆子去跟这个浑身戾气,方圆半米无人敢近身的新人搭讪,后者黑着脸不太情愿地跟他交换了联系方式,自称鬼卞并且嘱咐一定要晚上联系。第二天肖佳耐不住性子,下午放学时分就跑到学校附近等他,看见眼前穿着白衬衫显得文质彬彬的老师时,他甚至以为自己还没睡醒认错人了,虽然最后还是打了招呼,胡老师却表示完全不认识自己。热脸贴了冷屁股,感觉被玩弄了感情的肖佳掉头就跑。
        然而奇怪的是,当晚鬼卞又来找自己了,这次穿着地下rapper风格的衣服,他是为了早上的事来表示歉意的,肖佳顿时觉得这个人很装,小子还有两副面孔呢,白天人前假装不认识,是看不起地下rapper羞于承认吗?
       肖佳不屑于他的人品,又着实佩服他音乐上的才华,这个人性格挺冷的,在音乐上却表现得很热情。秉承着听歌不论人品的原则,何况相处起来也没有任何不舒服,屈服于鬼卞做出的美味宵夜和早餐的肖佳虽然觉得奇怪,他们还是相安无事地度过了创作时期,顺利地做出了他们合作的爱情结晶,呸,音乐作品。
        成品出来后,肖佳迫不及待地要给鬼卞听,恰巧胡雪松任职的学校搞开放日活动,rapper有本来的工作是很常见的,但做老师的还是第一次见,以此为理由,肖佳带着不自知的想要迫切了解鬼卞的心情去了学校。
        进了学校,他远远地看见操场上胡雪松被孩子簇拥着不知在做什么游戏,心想他这么讨小孩子喜欢真是不可思议。胡雪松的视线停留在现场唯一一个把墨镜架在脑门上的男人身上,肖佳伸出右手并拢的食指和中指,在额头上斜斜地敲了一下当做打招呼,胡雪松出乎意料般地愣了一下,满眼的陌生和疑惑,出于礼貌回以点头微笑。
        肖佳以为他是惊讶于自己直接来学校找他,便没细想,转头与身边正在讨论胡老师的家长交谈,无端收获一堆胡老师被学生整蛊的糗事,当下又觉得他挺可爱的。又追问关于他唱rap的事,家长们互相看看都表示不知情,还好心拉来胡老师的同事,也得到同样的答复。
       甚至他本人也不知道自己唱了rap这件事。
        胡雪松结束活动走过来,问肖佳是哪位学生的家长,说觉得眼熟,之前应该是见过一面的。和自己认识的鬼卞天差地别的神情真实得肖佳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认错了人,他认真打量着胡雪松,那标志性的虎牙和独特的声音是绝对不会错的。
        本来满心期待的肖佳动作略为僵硬地递给他耳机,把手机里他们的歌播放给他听,胡雪松流露出赞许的表情,一曲听罢,他把耳机还给肖佳,无奈地耸肩道:“自从考上老师之后我就再也没唱过歌了,可能是声音非常相似吧。”
        这个答案令肖佳有些窘迫,胡雪松知道他一句抱歉欲言又止,便笑着提议道:“既然来了就一起吃个饭吧”,虎牙探头探脑地出现,肖佳心中一动,鬼使神差地就答应了。
        两个刚认识的大男人一起吃饭,气氛却不怎么尴尬,重新点燃对音乐的热情的胡雪松看上去很开心,虎牙在笑容中若隐若现,酒还没喝,肖佳的脸就已经有点发烫了。
        玩Hip-hop的人最讲究real,通过慢慢熟络起来的席间交谈,肖佳能确定胡雪松不是装出来的,况且他们坐在饭馆的小包厢里,完全没有假装的必要。
        认清胡雪松不是鬼卞这个事实后,肖佳也曾旁敲侧击地试图从胡雪松嘴里得到鬼卞的消息,最终无果。那顿饭吃得倒是很愉快,他们趣味相投,三观一致,很聊得来,马上就约了周末一起打球。
        那天以后鬼卞再没有出现过,肖佳望着手机歌单出神,这首歌还没有名字呢。
        为了他们俩的心血有始有终,他和胡雪松的交往日渐频繁,肖佳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感情已经不是单纯的好奇了。
        胡雪松像是一束照射进他混沌世界的阳光。
        而鬼卞则是在混沌世界中陪伴他的影子。
        没有胡雪松就没有鬼卞,有鬼卞就一定会有胡雪松,而没有他们,肖佳就只身一人处于黑暗。
        他发现自己爱上了这个人,无论是作为胡雪松还是鬼卞。
        听到肖佳表白的那一刻,胡雪松感觉心脏猛烈收缩了一下,除了自己的喜悦,还有一丝不知道哪里来的苦涩,心情突然想灌了铅一样难受,就这么看着肖佳直直掉下一滴泪来。
        肖佳吓了一跳,看他没什么不妥,便逗他说:“有这么高兴吗?”
        胡雪松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干脆就当做是喜极而泣了,笑笑敷衍了过去。
        在他接受他的表白那天晚上,肖佳吻了他。肖佳是闭眼派的,一吻结束睁开眼看到一红一白的眼睛时,说没吓到是假的,但他很快认出来眼睛的主人是鬼卞,想必之前他出来时应该带着美瞳吧。“鬼卞……”听见肖佳喊他的名字,那双眼睛染上些慌乱,微微睁大的眼睛睫毛一扇,眼泪夺眶而出,滴落在肖佳的手背上,这下肖佳也慌了,也顾不得唐突,捧着他的脸吮去他脸上的泪水,问他:“怎么突然哭了?”
        当初胡雪松的父亲把琴摔出门外的同时,也把鬼卞埋进了胡雪松心里,他是胡雪松对音乐的执念。
        创作一首歌的时间不长,已足够爱情生根发芽,肖佳又成了鬼卞的执念。
        双重人格的猜想在鬼卞口中得到证实,胡雪松不是鬼卞,而鬼卞又不是别人,唯一可能的也只有这个了吧。
        鬼卞叨叨絮絮地说了很多,比他们认识这么久说的话加起来还要多,好像在抓紧最后一个机会一样,他说自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肖佳,又说在感受到肖佳对自己的感情,想再次出来的时候,又感受到了胡雪松对肖佳的感情,不想插足他们。
       说到最后,鬼卞红着眼眶对肖佳说爱他。
      “我以为我可以只躲在他的背后看着你的,听见你说爱他的时候我的心很痛,我不应该再出现的,我只是……只是想见你最后一面而已……他的愿望完成了,我也该走了。那个吻,就当做给我的留念吧,我会记得的,直到……我消失。”
       “那首歌,还等着你给它取名呢,在它说满意之前,你都不许走。”肖佳牵起鬼卞的手与之十指紧扣。
        肖佳见自己迷恋的虎牙又露了出来,手中传来回握的力度,听到他嘲笑自己“你别是个傻子吧,一堆电子数据怎么说话。”也不恼。
        但半响鬼卞又皱眉道:“你这样算不算精神出轨啊……”
       “说什么傻话,爱一个人就要爱他的全部,你和雪松共同组成了这个人,没了谁都是不完整的。”肖佳用额头抵住鬼卞的额头,注视着鬼卞的眼睛,希望他能从这扇心灵的窗户中看到自己的真心,“我也爱你。”
        又一阵沉思,鬼卞续道:“哼,反正你敢喜欢上我们以外的人你就死定了。还有,不准欺负他。”
        两弯勾起嘴角的唇相互磨蹭,舌尖浅浅地舔舐着对方嘴唇的纹路,又是一吻。

ps:顺便求助改了名字之后昵称自动替换成了id的英文怎么办…_(:_」∠)_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