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哩阿哩哩

这里是糖里有刀ღ( ´・ᴗ・` )比心
一开始那个主页是想专门写文用的,结果lof个zz不能用小号评论……别人评论我不回复很不礼貌啊但是用不同的号说话好怪……所以现在把东西都搬到这个主页来了,可能之前的东西会有些混乱但懒得搞了……反正之后都会在这里发文~非常杂食,所以请注意避雷哦~

【豆鬼】两心一体

鬼卞和肖佳已经确立关系的前提,人格互知且定时替换(不强制),但记忆不共享

核心立场与上篇完全相反(精分现场)

这次超短(话痨闭嘴)……且放弃排版

依旧满脑子污秽思想,三观离家出走,全场OOC抱歉

 

如果不知道胡雪松和鬼卞是定时替换的话,大家都分辨不出他们谁是谁,他们就像生在了一个身体里的双胞胎。

但肖佳能。

即使胡雪松放出他的颓废,鬼卞收起他的疯狂。

绝不认错人是三人行不尴尬最重要的一点。

他们曾试过互相扮演对方去捉弄人,骗过了所有人,唯独骗不过肖佳。

他听得出鬼卞的声音会略为低沉些,喊他名字时的尾音更黏糊。

就算不靠异色瞳他也能认出鬼卞,因为鬼卞看他的眼神不一样。

那不是看好朋友的眼神。

喜欢是藏不住的,即使闭上眼,它也会从你呼出的气息中悄悄溜出来。

喜欢得紧了,那个人身边都漂浮着爱你的空气。

只是走近就仿佛能闻到爱情的香甜。

他可以透过胡雪松的眼睛看见鬼卞。

和鬼卞做情人间亲昵的举动时,看着那张脸的确有时会有种背德的错觉。虽然他们总会开脑内会议来维持他们是一个人的表象,把胡雪松和鬼卞当做一个人的不同性格面展示给众人。但鬼卞存在得那么真实立体,肖佳没办法把他只当做胡雪松的另一面。

他们是共生的两个灵魂。

对于鬼卞和自己好友肖佳的恋情,胡雪松表示自己宛如一个比自己脑门还亮的电灯泡,没眼看。

“和好朋友做的感觉怎么样啊?”鬼卞跨坐在肖佳身上,特意俯低身体以便他独特而诱人的嗓音更好地向眼前人传递挑逗的信息,涂了黑色指甲油的修长的手指在肖佳的胸口有一下没一下地画着圈圈,特意微微留长的指甲流连过左边胸膛时,肖佳感觉心尖都是痒的。

“当然爽啊,”肖佳自然不会看漏鬼卞眼神里一瞬间的黯淡,不紧不慢地补充道:“雪松是我的好朋友,但你是我喜欢的人。”

鬼卞哼笑一声,微微眯起的异色瞳充分表示出了眼睛主人的愉悦,像极了慵懒的猫咪。

常言道:小别胜新婚。青春洋溢的大好青年难免精力过剩,有时积攒太久容易控制不住自己也是情有可原。只不过高潮的愉悦鬼卞享受了,可惜疯狂放纵过后的腰酸背痛都留给了我们无辜的祖国园丁胡老师。

虽然他们为了不影响胡老师的工作而特地选择了假期,但胡老师表示并不想难得的休息日都得躺在床上,这种苗头必须扼杀在摇篮里,于是第二天晚上鬼卞出来的时候看到了胡雪松给他留的纸条,上书:下次我再不能正常下床走动,我就向学校申请外出学习。

评论(10)